800-830-3836

直擊采訪現場——京華信息論AI時代程序員的生存和發展之路

來源:京華信息發布時間:2018-11-30

分享到:

當前,人工智能產業步入高速發展期,產業的繁榮帶來了巨大的AI人才缺口。同時,基于AI的軟件工程方法與自動編程技術已經出現,程序員面臨被AI編程機器人替代的危機。在人工智能時代該何去何從,成了程序員迫切需要思考的問題。



日前,為了關注程序員在AI時代背景下生存與發展,由中國計算機學會廣州分部、CCF YOCSEF廣州和廣州大數據行業協會主辦、京華信息協辦的“中國計算機學會青年計算機科技論壇(廣州分論壇)” 在廣州天河人才港隆重召開。


活動邀請了來自京華信息、阿里云、南京大學軟件學院、唯品會等資深技術專家和技術高管分享他們的看法,100多位IT技術人員、算法工程師、管理人員、技術高管及CTO蒞臨現場,共同交流探討AI時代背景下程序員的生存與發展之路。廣東電視臺對此次論壇進行了現場報道。



京華信息作為活動協辦單位及人工智能龍頭企業,現場接受了廣東電視臺的專訪。京華信息陳銜佩先生在專訪中從程序員的發展、行業人才需求等方面分享了獨到的見解。AI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想要把握住這一機遇得到發展,除了要把握時機、與時俱進,更需要選對發展的平臺,站在AI行業巨人的肩膀上迎接時代浪潮。京華信息期待更多優秀的程序員和各類跨領域多學科人才成為京華人工智能事業中的骨干成員!


以下是京華信息陳銜佩先生接受專訪的完整文字稿


記者:這兩年人工智能非常火,關于人工智能是否可能替代程序員的討論就沒有停止過,很多程序員已經在思考他們是否會在未來失業了。請問這個問題您怎么看?

 

陳總:人工智能確實正在加速滲透到各行各業中,大家難免都有一種職業危機感。但正如工業革命將人類從繁重的體力勞動中解放出來,我們不但沒有無所事事,反而更忙了,人工智能的發展也是如此。


如今人工智能時代,人類腦力勞動確實正在被自動化、智能化“機器人”所取代。對于程序員這個職業來說,技術深度以及創造力不夠的程序員在未來肯定會被淘汰。去年劍橋大學開發的一款人工智能系統DeepCoder已經實現了自己寫程序,自己替代故障代碼,修復軟件缺陷。但程序員并不需過于擔心飯碗問題,人工智能只是讓編程工作中最枯燥的那部分自動化了,解放了程序員,讓程序員能夠將時間花在處理更復雜的工作上。


所以,無論是程序員還是其他職業,這種危機其實是人類自我發展的必然歷程。與其說人工智能搶走了我們的飯碗,不如說我們人類真不想再吃機械重復、缺乏創造力的“那碗飯”,就讓機器進一步解放了我們的雙手和大腦,讓我們有時間和精力去做更有價值、更有意義的事情。可以預見,未來并不是機器人替代程序員,而是程序員用更自然、簡潔的計算機語言,指揮編程機器人高質量、高效率地生產代碼,程序員也就徹底摘掉“碼農”這頂帽子。

 

記者:這樣說來,人工智能不但不是程序員的終結者,還是新的機遇、新的“風口”?

 

陳總:當然,如今的現實情況正是人工智能領域對程序員的需求呈現指數級、爆炸性增長。軟件產業每個階段的發展,都會導致對程序員需求的增加——從前PC時代只有幾十萬程序員,到了互聯網時代上升到幾百萬,而今天移動互聯網時代已經有幾千萬,人工智能時代有可能再上一個數量級,在中國的缺口就非常大,這是我們看到的大趨勢。每個行業都會自我重構,從數據化到智能化,這過程肯定需要大量程序員深入到每個行業——全球都在說“軟件定義世界”,程序員大有用武之地。


當然,每到一個新的發展階段,新的工作需要程序員有不同的“技能集”,這是機遇也是挑戰。比如人工智能,算法、模型是重點,對數學能力和編程能力的要求更高,程序員自己必須與時俱進。有的程序員將這個職業說成是青春飯,其實只是不敢、不想繼續學習進步的借口,那他們被淘汰是必然的。只要保持熱情,繼續鉆研,程序員也是可以當一輩子的。軟件并不是代碼用數量堆起來的,一個一般的程序員,和一個好的程序員,生產效率和質量差別非常大,好程序員可以以一當十、甚至當百。


現在很多學校才剛剛開設了人工智能相關課程,目前這個時間節點,正是介于學生學習周期和新專業迅猛發展的交界點,正是程序員進入人工智能領域的最佳窗口期。有的程序員覺得人工智能很難,似乎是科學家、精英中的精英才能干的事。其實,不僅在全國,甚至在全世界,人工智能的大牛都是極少的,最多幾百人,甚至就一百人。但任何一個產業要發展起來,人才結構一定是金字塔型,光有頂尖的少數人是發展不起來的,必須有一層層大量產品化、工程化的團隊,生產出能讓用戶買單的產品和服務。人工智能時代就是程序員的新時代!

 

記者:京華信息經過那么多年的發展,從辦公領域的全國領先企業發展到基于人工智能的智慧知識系統全球領先企業,能否結合京華信息的發展,講講當前對人才的需要和要求?

 

陳總:是的,京華信息是一家發展了20多年的軟件企業,算是“老程序員”了,但我們一直自我革新,不斷進化,努力把握市場與用戶的需求,提前做好規劃布局,儲備技術與人才。在人工智能方向,我們經過多年的刻苦攻關,獨立研發出一套知識引擎,目前在全球還沒有同類產品。去年,華爾街報道了美國摩根大通一個基于人工智能的金融合同審核軟件,將律師審核金融合同的知識植入到軟件中,由軟件來代替律師智能化地審核這些金融合同。結果,那款軟件僅用8秒就完成了律師需要36萬個小時的工作量,而且工作質量更高,每年節省幾億美金的律師費。而我們京華用知識本體概念,把人工智能核心做成了引擎,所以比摩根大通那個軟件的應用領域更廣。


相比以往幾代軟件研發,我們這些年在新一代人工智能方向的突破難度更大,除了人工智能本身的算法與技術難關,還有與客戶行業知識體系緊密結合的難關。因為我們做技術創新、技術儲備不是為了賣弄炫技、自我欣賞,而是真真切切要用在各行各業中去創造人工智能的巨大價值。所以,我們特別需要交叉學科的人才和知識,僅靠IT人自己的技術知識是做不出來的,只靠行業領域的專家也是做不出來,需要不同領域的人才通力合作,攻克重重難關。


因此,我們人工智能團隊的人才結構與同行非常不同,既有軟件工程團隊,也即程序員,研發出新一代人工智能知識引擎核心技術與各種智慧應用產品;還有知識工程團隊——一支覆蓋經濟、社會、管理、信息等多學科的專業團隊(都是文科生),面向領域實施知識工程,分級分類構建領域知識本體庫與領域信息資源庫。


所以說,人工智能時代,不僅僅是程序員理科生,文科生也大有可為,都是我們迫切需要的人才!同時,不僅僅我們京華信息需要上述人才,我們的生態圈伙伴也同樣需要。我們正與各個領域軟件開發商、知識集成商合作,借助知識引擎及知識資源庫體系,共同為用戶建立、營運各領域的知識系統,形成一個專業分工、協調發展的產業生態圈,為客戶持續創造價值,從而使包括程序員在內的大家實現自身的價值!

分享到:
热带动物园游戏